中国古代文学史_陈子昂-武汉自考网_武汉自考本科大专报名_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学考试服务平台
武汉自考网 >>

中国古代文学史_陈子昂

来源: 互联网 发布时间: 2019-09-27 09:46
陈子昂

       作为在武后时期才登上诗坛而崭露头角的诗人,陈子昂与沈、宋等人同属于受重视的新进庶族士人,有着相同的被起用的社会政治文化背景。然而,当馆阁诗人醉心于应制咏物、寻求诗律的新变时,陈子昂的诗歌创作却表现出明显的复古倾向,主张恢复古诗比兴言志的风雅传统。这使他的诗呈现出与当时朝中流行的馆阁体完全不同的精神风貌。陈子昂对风骨的追求,他提出的诗美理想,对于唐诗的变革具有关键性的意义,成为盛唐诗歌行将到来的序曲。与此同时,在诗歌意境的创造方面,张若虚和刘希夷的诗歌提供了成功的经验。

       陈子昂是一位对唐诗发展有重大影响的诗人。唐高宗显庆四年(69),他出生于梓州射洪(今四川洪县)一个富有的麻族地主家庭,从小养成了豪家子弟任侠使气的性格。永谆元年(62)进土。他曾慷慨从军,因言事被降职,愤而解职还乡。回乡后,他被县令段简诬陷入狱,于久视元年(700)去世,年仅42岁。

       复归风雅,是陈子昂振起一代诗风的起点,,这集中体现在他创作的38首感遇》诗望。这38首诗歌并非-时一地所作,但沾木上都于诗人入住以后,其中很多都与作者的政治活动有直接的关系,具有强烈的政治倾向。如武后时期重用酷火,大开告密之门州距中往往有四一言失慎而被杀害者,以至人人白危。(感遇》其四: "乐羊为现将价子列军功。性肉卫相海.他人安得忠?”就是指斥这种现象的。《感遇》其十二: 时时内山應,相留以媒和。”则是用讽喻手法,表达对酷吏用诱鹿方式罗织冤狱的愤慨和优总。杜市盛赞《感遇》组诗为“千古立忠义,感遇有遗篇”。“兰若生春夏"为其中第二前:

       兰若生春夏,芊蔚何青青!幽独空林色,朱蕤冒紫茎。迟迟白日晚,丧混秋风生。岁华尽摇落,芳意竟何成?

       诗中以兰若自比,寄托了个人的身世之感。此诗全用比兴手法,诗的前半着力焚美兰若压倒群劳的风姿,实则是以其“幽独空林色”比喻自己出众的才华;后半以“白口晚”“秋风生”写芳华逝去,寒光威迫,充满美人迟蓉之感。“岁华”、“芳意”川语双关,偕花草之凋零,悲叹自己的年华流逝,理想破灭,寓意凄婉,寄慨遥深。它以效古为革新,继承了阮籍《咏怀》的传统手法,托物感怀,寄意深远。和初唐诗坛上那些“采丽竞繁”、吟风弄之作相比,它显得格外充实而清新。

       为实现自己建功立业的理想,陈子昂再次从军。神功元年( 697) ,他随建安郡王武攸宜北征契丹,军次渔阳,他有感于从前此地曾有过的君臣际遇的往事,写了题为《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》的组诗。他在这组诗的《燕昭王》里说:“南登碣石馆,遥望黄金台。丘陵尽乔木,昭王安在哉?霸图怅已矣,驱马复归来。”慨叹时光流逝,古人的不朽功业已成陈迹,而往时的种种际遇难见于今世,有种抱负无法实现的悲愤。在写这组诗的同时,他写下了千古绝唱《登幽州台歌》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在天地无穷而人生有限的悲歌中,回荡着目空-切的孤傲之气,形成反差强烈的情感跌宕。自悠悠天地而言,将与英雄业绩同其长久;而自己人生有限,一旦抱负落空,只能空留遗恨而已,于是产生了怆然涕下的巨大悲哀。这种- -己的悲哀里,蕴涵着得风气之先的伟大孤独感。透露出英雄无用武之地、抚剑四顾茫茫而慷慨悲歌的豪侠气慨。全诗苍劲奔放,富有感染力,呈现出一种质实清新之美。

武汉自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