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代文学史_正始散文-武汉自考网_武汉自考本科大专报名_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学考试服务平台
武汉自考网 >>

中国古代文学史_正始散文

来源: 互联网 发布时间: 2019-09-26 17:29
正始散文

       正始时期,玄风大昌,波及文坛,便是谈玄的论文大量出现,普谈名理成为一大内容。何晏的《无名论》、《无为论》以骈句表达理论,阮籍的《达庄论》.《乐论》、《通易论》嵇康的《养生论》、《声无哀乐论》等均是谈论玄学论题之作。其中虽不乏精辟之语,但在文学意义上,艺术价值更高的,则是另一部分作品,即针对司马氏黑暗政治恐怖和虚伪提倡名教进行讽刺和抨击的文章。这些文章,都是“师心以造论”(《文心雕龙才略>),或直言指斥,言辞激烈而掷地有声;或反语讥讽,嬉笑怒骂尽揶掄之能事。而堪为代表的,就是阮籍的《大人先生传》与嵇康的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。

       《大人先生传》中 作者对那些虚伪的名教中人进行了绘声绘色的描写:“服有常色,貌有常则,言有常度,行有例程,立则磬折,拱若抱鼓,动静有节,趋步商羽,进退周旋,咸有规矩。”其目的是“奉事君上,牧养百姓,退营私家,育长妻子,卜吉而宅,虑乃亿祉,远祸近福,永坚固已”。针对这种规行矩步以谋私利的“君子”,大人先生予以有力的驳斥:

       往者,天尝在下,地尝在上,反复颠倒,未之安固,焉得不失度式而常之?天因地动,山陷川起,云散震坏,六合失理,汝又焉得择地而行,趋步商羽?往者群气争存,万物死虑,支体不从,身为泥土,根拔枝殊,成失其所,汝又焉得束身修行,啓折抱鼓?李.牧功而身死,伯宗忠而世绝,进求利以丧身,营爵赏而家灭,汝又焉得扶金玉万亿,只奉君而全妻子乎?且汝独不见夫虱之处于混中乎?选乎深缝,匿乎坏絮,自以为吉宅也。行不敢离缝际,动不敢出棍裆,自以为得绳墨也。饥则啮人,自以为无穷食也。然炎丘火流,焦邑灭都,群虱死于棍中而不能出,汝君子之处区内,亦何异夫虱之处祝中乎?

       酣畅淋漓辞采瑰奇,骈散相间,譬喻警拔,具有震撼心魂的艺术效果。

       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则是另一番风貌。他拒绝山涛的举荐,不肯与司马氏合作,却以幽默嘲讽出之:

       又人伦有礼,朝廷有法,自惟至熟,有必不堪者七,甚不可者二。卧喜晚起,而当关呼之不置,一不堪也。抱琴行吟,弋钓草野,而吏卒守之,不得妄动,二不堪也。危坐一时,痹不得摇,性复多虱,把搔无已,而当裹以章服,揖拜上官,三不堪也。素不便书,又不喜作书,而人间多事,堆案盈几,不相酬答,则犯教伤义,欲自勉强,则不能久,四不堪也。不喜吊丧,而人道以此为重,已为未见恕者所怨,至欲见中伤者。虽瞿然自责,而性不可化,欲降心顺俗,则诡故不情,亦终不能获无咎无誉如此,五不堪也。不喜俗人,而当与之共事,或宾客盈坐,鸣声聒耳,器尘臭处,千变百伎,在人目前,六不堪也。心不酎烦,而官事鞅掌,机务缠其心,世故烦其虑,七不堪也。又每非汤武而薄周孔,在人间不止,此事会显,世教所不容,此甚不可一也。刚肠疾恶,轻肆直言,遇事便发,此甚不可二也。以促中小心之性,统此九患,不有外难,当有内病,宁可久处人间耶?

       貌似平易之言,将其高洁不污之志尽显,且将官场之俗恶揭露得淋漓尽致。又如讽刺山涛的比喻妙谑迭出,“恐足下羞庖人之独割,引尸祝以自助,手荐鸾刀,漫之腔腥”,“不可自见好章甫,强越人以文冕也;己嗜臭腐,养鹅雏以死鼠也”,岂可见黄门而称贞哉”等语,生动贴切,妙思入神,令人忍俊不禁,而作者之刚正襟怀与山涛之猥琐不堪跃然纸上。

       嵇,阮的散文,既继承建安散文重抒情、重文采、重个性的特点,又有鲜明独特的现实内容,是散文在重艺术特质方向上发展的重要一环。 .
武汉自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