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代文学史_《登楼赋》与《洛神赋》-武汉自考网_武汉自考本科大专报名_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学考试服务平台
武汉自考网 >>

中国古代文学史_《登楼赋》与《洛神赋》

来源: 互联网 发布时间: 2019-09-26 17:27
《登楼赋》与《洛神赋》

       建安赋作家中,以王粲、曹植成就最高。“仲宣溢才,捷而能密,文多兼善,辞少暇累,摘其诗赋,则七子之冠冕乎。”(《文心雕龙.才略》“仲宣独自善于辞赋。”(曹丕《与吴质书》)他最著名的赋作《登楼赋》,是千古传诵的名篇。该赋是王粲流寓荆州之作。他于乱离之时,去国离乡,到荆州后又不被刘表重用,--腔失志不平之感,因登楼临睨满目疮痍而迸发,遂将满腹激情流之于赋:

       登兹楼以四望兮,聊假日以销忧。览兹宇之所处兮,实显敞而寡酬。挟清漳之通浦兮,倚曲沮之长洲。背坟衍之广陆兮,临皋隰之沃流。北弥陶牧,西接昭丘。华实蔽野,黍稷盈畴。虽信美而非吾土兮,曾何足以少留。

       遭纷浊而迁逝兮,漫逾纪以迄今。情眷眷而怀归兮,孰忧思可任!凭轩槛以遥望兮,向北风而开襟。平原远而极目兮,蔽荆山之高岑。路逶迤而修迥兮,川既漾而济深。悲旧乡之壅隔兮,涕横坠而弗禁。昔尼父之在陈兮,有归欤之叹音。钟仪囚而楚奏兮,庄舄显而越吟。人情同于怀土兮,岂穷达而异心!

       惟日月之逾迈兮,俟河清其未极。冀王道之一平兮,假高衢而骋力。惧匏瓜之徒悬兮,畏井渫之莫食。步栖迟以徙倚兮,白日忽其西匿。风萧瑟而并兴兮,天惨惨而无色。兽狂顾以求群兮,鸟相鸣而举翼。原野阒其无人兮,征夫行而未息。心凄怆以感发兮,意忉怛而惨恻。循阶除而下降兮,气交愤于胸臆。夜参办而不寐兮,怅盘桓以反侧。

       此赋不但抒情浓切,而且在结构上也十分细密。首叙登楼所见,次抒怀乡之情,末申身世之惧,层次分明,气氛刻画生动。所以被评为“仲宣靡密,发篇必道”(《文心雕龙.诠赋>),“摹写长途景况,令人肌骨寒冽”(宋长白《柳序诗话》卷七)。

       曹植的赋作则另有自己的特色。正如他的诗一样,他的赋作也是‘骨气奇高,辞采华茂”(《诗品》卷上),如《洛神赋》。

       《洛神赋》叙写眷恋之情,辞采绚烂清泠而又臻于极致。它的意义,在于说明文学自觉到自己的特质之后,有如何巨大之表现力;在于标志着文辞之美,可以表现内心细腻情思至何种程度!其始写道路艰辛之后,憩息于泽畔芳草,而用“容与乎阳林,流眄乎洛川”写尽少年公子之- -种潇洒风神,既描摹神态,又点染出气质情思。之后寥寥数语,似未见着墨痕迹,便已轻轻转入幻境,于是极写幻境中神女之美丽。虽设譬摹神,词语用极璀璨美艳,而在在皆抒发一己惊喜无可如何之爱慕情怀。洛神之美,乃此惊喜无可如何之爱慕者眼中之美,处处写彼之绰约丰姿,而实处处写己之惊喜爱恋情思。其写洛神感恋慕之情,报之以脉脉情思,是“徙倚彷徨。神光离合,乍阴乍阳。竦轻躯以鹤立,若将飞之来翔”。一种似有而无,若即若离的迷离惝恍的境界,真是写得如诗如画,而写此如诗如画之梦幻境界,亦仍然在于把自己内心一缕惊喜眷恋之热烈情思点染出来。这篇赋里所创造的许多美丽的意象,如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”,“劈第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繇兮若流风之回雪”,“神光离合,乍阴乍阳”,“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”等等,深远地影响了后代文学的意象创造。在它们后面,形成了一些意象的历史系列。
武汉自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