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代文学史_建安辞賦-武汉自考网_武汉自考本科大专报名_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学考试服务平台
武汉自考网 >>

中国古代文学史_建安辞賦

来源: 互联网 发布时间: 2019-09-26 17:25
建安辞賦

       西汉以潤色鴻止,托意汎凍カ目的大賦,随着又王朝的衰退--同趨于式微。末夊中后叶以逐,宦官、外戚給流々叔,政治黒暗混乱,抒情小賦光盛起来。張衡、蔡繼、越壹等人的作品就是代表。他仞在賦中或欣然ヨ隠〈張衡《日田賦》) ,或憤世嫉俗(越壹《刺世嫉邪賦》),或慨収紀行(蔡崑《述行賦》),均体制短小,抒憤寄情,幵辟了又賦的新天地。

       建安賦作家面対又末幼乱,耳甸目睹兩京残破,天下板蕩的吋局,来身体金哉争乱高、戎弓倥偬的很苦,加之主覡思想中的経学桎梏已砌底打破,客俔形勢_上又有建功立止的机遇,而且逐有当枚丸政者的提倡鼓励,“魏武以相王之尊,雅爰恃章;文帝以副君之重,妙善辞賦”,于是他們継承又末抒情小賦的代良佶統,在賦的創作.上弛騁オ隼,形成建安賦作情文并茂的特点。

       纵观建安辞賦創作,以下几个特点最カ突出。

       首先,有一个自党主幼迸行辞賦創作的作者群,他們釈板創作,互相切磋,写出了大量斌作,而且迸行理企探対。建安吋期賦作今俊18家,作品184篇(刈知淅《建安文学編年史>附彖《建安作家寺文怠目》) ,又主要集中在三曹、七子等邨下文人集困中。而且他們経常共同創作同--題材或同--題目的作品。同吋,他伯迩白覚地対斌作迸行批坪,如曹丕説“待賦欲雨”,込些无疑会推幼賦作的友展。

       其次,建安作家由于思想較カ自由,其賦作的題材更カ广泛。大自然的寒暑明晴(《大暑賦》、《秋思賦》、《愁霖賦》、《喜雰賦》ゝ、ピ禽走曽(《孔雀賦》、《白鶴賦》、《愍驥賦〉、〈神亀斌》)、瓜果柎木(《瓜賦》、《桔賦》、《柳賦》、《槐賦》、《桑賦》)、洽海長河(《洽海賦》、《炙河賦》),社会中的悲炊禽合(《哀別賦》、《感婚賦〉〈《高思賦》、《慰情賦》)、旁通行藏(《悲命賦》〈遂志賦〉、《万志賦》、《玄転斌》)、怜寡彷天(《寡如賦》、《仂天賦》)、杯奈念友(《杯衆賦》、〈念友賦〉)、征成行役(《出征賦》、《迷行賦》) ,以至登恪游猪、弾棋投壺皆可入賦(《登台賦》、〈校錯賦〉、〈弾棋賦》《投壺賦》),,广周地反映了当吋的社会凡貌。

       再次,建安赋作的抒情性进- -步加强。与两汉大赋的义归讽谏不同,建安作家用赋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细腻感受,抒写自己的浓烈情感。他们写赋,不是为了美刺,也不是向君主劝诫,而是真实深切地抒发自己的情怀。如曹丕的《悼天赋.序》说:“族弟文仲,亡时年十一。母氏伤其天逝,追悼无已。予以宗族之爱,乃作斯赋。”赋云:“气纡结以填胸,不知涕之纵横。时徘徊于旧处,睹灵衣之在床。感遗物之如故痛尔身之独亡。愁端坐而无聊,心戚戚而不宁。步广厦而踟蹰,览萱草于中庭。悲风萧其夜起,秋气惨以厉情。仰瞻天而太息,闻别鸟之悲鸣。”这完全不是经生式的“兄宽弟忍,父慈子孝”的说教,而纯然是寒秋深夜睹物伤情,怀念幼弟而潸然泪下的- -片真情。

       建安赋作在艺术形式方面也有新的进展,成为汉赋向南北朝骈赋变化的开端。赋体的特点是讲求辞藻和形式工齐之美。汉大赋作者中,虽已有不少俳偶之句,却没有像魏晋六朝这样自觉追求和刻意锤炼。到了建安,尤其是后期之作,对偶工整和辞藻美丽已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不但辞藻流利妍美,对仗I巧整齐,而且注意到韵律和谐,开启六朝美赋创作之风气。曹操也曾论述过赋的转韵问题。《文心雕龙.章句》言:“昔魏武论赋,嫌于积韵,而善于贸代。”即不赞成-韵到底,而提倡适当转韵。可见当时人们已对赋作的韵律更加注意。


武汉自考网